星期日, 四月 19, 2009

我的他,她

至我懂事以来,我就不曾与他同桌吃饭,话也不多说两句。

这几年,我不多不少也换了四辆车,可惜,从来都不曾载过他。


这几天,在好友,培,一而再,再而三不断地鼓励下,

刚刚我做了一个决定。。。摇了个电话给他。

“明天晚上七点半我讲完课,我会来载你一起去吃饭。”

一说完,我就挂掉电话了。说真的,当时我的心跳很不正常。

我对他真的很陌生,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他,没有他,就没有我。

他,她

他,她的爱


很多人都很想去爱,可惜都不懂得如何去爱。

刚刚翻查回之前我写的文章《他,她》《他,她的爱》,我看到了我的倔强。

谢谢那个改变了我很多思想的知己,我觉得我变了很多,我学会慢慢放下了。


谢谢你。

对了,明晚你可别失约喔!我一个人真的无法搞定的。。。。

2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好的开始,值得加油和鼓励。
毕竟,机会不是时常有,
最要紧的是当晓得如何去把握和珍惜!

人在做,神在看,
深信温暖必然填满彼此间的心房。
那....又何乐而不为呢?

请记得要加油喔!!!

匿名 说...

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电影世界,看到了一些关于你写他的文章。我懂他是谁,但我不知道他的真名。我和家人都称他为五百万,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别称的由来。他,是我老爸的朋友。其实,他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一文不值。我记得在我小时候,他对我们很好。如果你想说他是冲着钱而来,那你就错了,我家并不富有。他,时不时驾着摩多,拿着租来的的video tape连续剧给我们看。也时不时买一些玩意给我,直到现在,我还收着他送我的小熊。每次看见他来,我一定高兴的大喊“五百万来了!五百万来了!”你一定心想,对自己的孩子不像自己的孩子,对别人的孩子反而那么好。但,你对他的冷漠,他感觉不到吗?热脸去贴冷屁股,你也做不出,对吧?更何况他是你老爸,他有做父亲的尊严。他把对自己孩子的爱都寄放在别人孩子那里了,你懂吗?虽然他很烂赌,甚至拜树求万字,去坟墓过夜,但,他至少没伤天害理。他,很以你为荣,“我的儿子是教补习,他很本事的”这是他对我母亲说过的话。“我儿子有给我钱的,但我拿钱过后就走了,我们都没说话”这也是一位落寞父亲对我母亲说过的话。他很爱钱,对,我认同。钱,你不是没有。他也花不了你多少年。我父亲,也借大耳窿,也好赌。我的薪水千多块,一半已付了读夜校的学费,再来给了父母亲几百块,我已所剩无几。我可以每天吃炒米粉被同事讲,为的只是当他没钱还大耳窿跟我要钱时,我还可以挤出一些钱给他。他老了,我怕他被大耳窿打。这是我身为女儿唯一可以帮到他的。我想在这个年尾领花红时买一辆充电的自行脚踏车给他。他老了,老是踏着脚车到处去,对膝盖不好。虽然他对这家没什么贡献,虽然他在很多年前丢下我妈还有还是婴儿的我哥跑到别州去,那时我妈连吃都没钱,哥哥喝的不是牛奶,是用薏米煮出来的水填饱肚子,房东来收房租反而还借钱给我妈踏巴士去找我爸,我妈想过要离婚,但看到我爸不在时我抱着他的衣服嗅着入睡,她不忍心。但这能怎样?他始终是我父亲,这是血浓于水血脉相连的亲情。这是一生一世。你父亲虽然大刺刺,说话比哩吧啦,但他一个人时,你了解他的感受吗?你看不见他的懦弱。他在你心目中没有地位,但他曾经带给我欢乐。你写了几篇关于他的文章,证明你还在乎他。你约他出来吃饭,证明你还想看他,想知道他的动向。你是心软的,你一定会放下这个包袱,你一定会活得比之前快乐=)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