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九月 06, 2009

简单的快乐

前几天有学生问我,“老师,你那么爱看电影,如果你是个导演,你最想拍一部什么样题材的电影?”当时我想也不想,直接回答了她,我想拍一部让观众感动掉泪的电影,我的电影会注重亲情。没想到回到家,我收到了一封电邮,就是以下这个感人的故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結婚了廿一年後,我發現了一種別出心裁的方法,可以讓愛的火花永保新鮮。不久以前 ,我和另一位女士約會,其實那還是我妻子的主意,有一天她說:「我知道妳很愛她。」我很驚訝,立刻爭辯說: 「但我愛的是妳呀!」「我知道,但你也愛她呀!」

我妻子要我去看的女士是我的母親。她已經寡居了十九年,然而我忙碌的工作和身為二個孩子父親的責任,令我分身乏術,以致很少有時間和她相聚。那晚,我打電話給她,邀約她第二天和我一起吃晚餐和看電影。「怎麼了,你還好嗎?」她問道。母親是那種會認為晚上那麼晚打電話,又突然邀約她,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的人。

「我想如果有機會和妳單獨約會,一定很有意思。」我回答。她想了一會兒,然後說:「我非常樂意。」 那個星期五下班以後,我開車去接她時,心裡有一點緊張, 因為從未嚐試過這樣的約會。當我到達她家時,我看她對這樣的約會,似乎也有一點緊張。她在門內等著,身上穿著大衣,裡面那件禮服 還是最後一次慶祝結婚紀念日所穿的呢! 她的頭髮還特意捲了一下,臉上的微笑像天使一般。

上了車後,她得意洋洋地說:「我告訴我的朋友,我要和我的兒子外出約會,他們都好羨慕,迫不及待要聽聽我們約會的情形。」 我們去一家雖不豪華,但十分雅致,溫暖舒適的餐廳。 我母親挽住我的臂彎,好像第一夫人一般。 入座以後,我必須幫她看菜單點菜, 因為她的眼睛現在只有大的字才看得見。 用餐一半時,我抬起頭來,看到母親正在凝視我,嘴角帶著懷舊的笑容說:「記得當你小時候,總是我為你看菜單的。」「那現在妳正好可以休息,輪到我來為妳服務了。」我回答。

一面享用晚餐,我們一面聊天,聊得很愉快,談了許多最近幾年來,各自生命中的一些事。

我們聊得太久了,所以趕不上電影。當我送她回到家門口,她說「我要再和你一起外出,但下次讓我作東好嗎?」我答應了。 回家後,妻子問我:「你的晚餐約會如何?」「非常有意思,比我想像的好多了!」 ~我回答。

幾天以後,母親因心臟病猝發而去世。這事發生得太突然了,讓我完全措手不及。

不久以後,我收到一封信,裡面是上次我和母親約會的那家餐館的一張收據,上面有一張字條寫著:「我已先付了賬,因為我確定自己不可能再有機會去了,但我還是付了兩人份的賬──你和你的妻子。 你絕對想不到那一晚的約會對我有多大的意義,我愛你。」

從那一刻起,我深深體會,一定要及時說: 「我愛你」,並且要常常撥出時間給我們所愛的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世上沒有任何事比你的家庭更重要,多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,因为这事绝不能拖延到“以后有时间再说。。。”大家是否有一些些的感动?



对了,丁先生,我换歌了。 哈哈

When I am down and, oh my soul, so weary;
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;
Then,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,
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.
You raise me up,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;
You raise me up, to walk on stormy seas;
I am strong,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;
You raise me up... To more than I can be.

没有评论: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