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十月 07, 2009

心情。灰

很久以前,我的喉咙就藏着两条刺了。
三年前,我努力地把其中的一条刺给挖了出来,刚开始的时候,还觉得没什么,我还以为我成功了。可惜,直到十天前,我才发现一切只是我独自儿在异想天开,原来我的伤口至今还是一样的痛,久久不能复原。

另一条刺依然藏在里面,虽然我不怎么舒服,但我真的不想把那条刺给折断。我宁愿自己去承受,我喉咙的伤痛已经蔓延到我的心脏。



谢谢刚刚陪我去吃了一顿饭的那个朋友,吃得很饱,很开心。但是,脸上的快乐大家看得到,心里的痛苦又有谁愿意陪我分担呢?

生活往往就是这样,你在乎的那个人不会为了你的痛而替你感到伤心。







前两篇的《朋友真的像气球?》,我很确定我自己不是个气球。


不过我也不希望大家把我当成足球。



其实,我是一条可怜虫。



发泄完了。晚安。

没有评论: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