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一月 20, 2010

心还是很痛

阿培昨夜从吉隆坡赶回槟城。
他曾经也当过雍翔的老师,今天一大早我们就到了雍翔那。
之后,又赶到纬翔那。
再来,奕樟、子俊。

傍晚时分,他又赶回马大了。
这一次,他真的做了一个很对的决定。
不错,有进步!这就是人世间需要的那一份关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忙了一整个早上,直到下午三点。工作时间也到了,就这样一直讲课到晚上十点多。
今天在班上,气氛很沉静,大家都是无语的。没了歌曲的播放,也没了我们的笑声。

今天的班,原本应该会有jason,brendon,还有奕樟的。所以没两下子,我就看到他们的影子了,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坦白说,今天教得非常辛苦。泪水总是在眼眶里打滚着。

晚上的班更糟了,教学过程中竟然犯了三个错误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发问问题时,突然喊起了“雍翔”这个名字。我真的不是有意伤到大家的。对不起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没人回应我,我才知道我自己叫错了名字。

很尴尬的场面,不知如何是好。突然间,脑袋空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实今天,我已经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
唯有不多话,才能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。明天的我是否依然一样?


看到大家哭的时候,我也转移我的视线。我一直强忍着泪水,试着不去想。因为我真的很怕我的眼泪在大家的面前掉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痛心,不止是因为我的学生朋友。
还有他们的家属。

看到
雍翔的妈妈,
jason的爸爸,
奕樟的哥哥,
brendon的弟妹,
子俊的妹妹,


我的心就是痛,因为我认识他们,

我知道他们的心比我更痛。



.

5 条评论:

川彬 说...

感受得到。。
等时间过去吧。。

川彬 说...
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。
匿名 说...

加油哦~

chuahft 说...

虽然我不认识他们,但是从报纸上了解他们生前的点点滴滴,也让我觉得很心痛
更何况是你,真的很想问问天,为什么人要死
为什么要忍受生离死别的痛苦

虽然没有人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
现在,唯有希望人死后,真的会到更好的地方去
T.T

眼睛 说...

早前经历了宝娥与家德在长巴车祸而丧命的痛,你此刻的痛,我了解的。
虽然宝娥和家德与我并无血缘关系,他们是我朋友的姐姐、弟弟,也是我男友的堂姐、堂弟,但,毕竟与他们交流过、认识一场,他们突然离去,至今我还是一直都会想起他们。
时间吧,需要的都只是时间而已。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