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二月 26, 2010

寄不出的信 - 雍翔

新家的地板始终还是得开工,不然就会越拖越迟。
没办法,还是摇了个电给她,她还是与上次一样。
幸好,今天来的是她的助手,让我放下了一口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雍翔,

还记得你接手的第一单生意吗?虽然一切谈妥了,但到现在我们还没开始进行。原本我打算把你这家的地板公司给换了,那我就不用面对你的母亲了。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太悲了,我会忍不住。你知道吗?看到地板的颜色、地板的种类,我真的会联想到你的笑声你的样子,因为你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。


谈谈你的大肥表弟吧,每一次你们一起来补习,一起上学,一起吃喝玩乐。最近他做什么都是一人单独了。我还记清楚得那两天,他的哭声他的眼泪。。。昨晚与他谈起了你,这几个星期,我看到他的快乐都不是真的。你知道吗?他的笑声他的幽默也是硬逼出来的,他只想让大家看起来比较放心。我又何尝不是呢?


许久不见你了,你过得好吗?那里的环境你还适合吗?
最近,你母亲又不说话了,很多的电话还是不接了。今天她的助手接了你经手的生意,听她的助手说,她整个人还是一样,神不守舍。你母亲说过,“你,就是她的全部。你,是她的希望。”

在她的人生里,你比任何人都重要。

不过到头来,我最终的决定,还是想让你这人生中第一单的地板生意顺利完成。希望我的举手之劳会完成你的小小愿望。只不过,你的附加条件,我真的无法实现了,因为你不再回来了。

雍翔,
我们大家会继续给于你的家人关心,每个人都不希望看到你的母亲一直这样下去。大家一起努力吧!

歌曲有唱,
时间,真的是一种解药?也是现在的毒药。haiz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人生,就是如此,努力了大半辈子,最后还是一样慢慢地走了,只是有些人走快了几步。


没有评论: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