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三月 22, 2011

神经梦

“关于本案,陪审团们一致同认被告无罪释放。”


可惜,这一个被告已经不见踪影了,他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他决定了隐名埋姓,不过他非常感激那些一路以来都支持他的粉丝。

这个故事来自我的一场“疯梦”,虽然很无厘头,但是的确很精彩。不妨读读看,看看你是不是我的梦中好帮手。哈哈

我也忘了梦境的开始,只知道那一天,又是化学课,XX与XX都没补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要在我的班上晃来晃去,抢用我的白板。结果那一题oxidation的equation,他们还是不会做。之前已经被我骂了,打了。哪知田深为了他的朋友挺身而出,我的火又回来了,为了证明我这里的学生是不比田深差的,我决定让他们选一个女生来比试。结果他选了一个刚来我补习中心才两个月的女生,殷虹
结果那殷虹什么也不会,我越想就越气,因为上个星期才与他们一起温习。我二话不说,叫她伸出手,她手不伸也不睬我,我又不耐烦了。认识我的学生都知道,不回答我的下场。我大喊她骂她,最后还是在她手里打了一鞭。

顿时,整个班静了。每一次到了这个时刻,所有学生的记忆都会迅速回来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。哪里知道这位女生死去活来的哭声喊痛声惊动了另一间补习班,加上他们的炒作,惊动了殷虹的父亲,一位著名大律师,硬要告我入罪,什么他女儿的精神受损,手疼入麻状态,不能写字。

其实一开始我真的有点手忙脚乱,但是安东尼帮就在这个时刻出现了。连平常不多话的春蓉也看不下去,替我召开记得招待会。记者招待会上,看到了许多支持我的女生,alicia,jolyn,jo an,you sin,yi jia,yit kooi,hooi qi,huai theng,duan fen,hui xin,li ling,fen fen,shirley,ker ying,esther,wen hui,janet,wan lyn,hui yin等等等都在为我议论纷纷,尖叫。东京大街上的大荧幕,韩国的大广场,北京天安门旁的大型LED电视,所有各大媒体包括CNN与YOUTUBE都争着抢线出击,现场直播。。此时此刻,民昇带领我走到现场,他就像我的经纪人似的开始了对话,虽然他的口齿伶俐,可惜每一次的回话,始终抵不过记者的追问反问。
我把视线转移了,相机的灯光还是不停闪烁,焕胜,奕有,廷毅都很用心在旁为我录影现场状况。在那里我又看到了很多我的粉丝,好多好多熟悉的面孔,靖敏、谨心、婉菁、伟中、伟亮、ah boo、俊祥等等等正在帮忙维持秩序。就连敬权,炳娟,方瑜他们也忍不住了,在那弹起了吉他,他们为这记者招待会配上主题曲,背景音乐,感觉就是那么的伤感。
郑丰的出现让整个记者招待会生色不少。他为大家献唱了《超人不会飞》。现场终于一片寂静,好难得的三分多钟,之后场面还是不受控制。原来周星驰也出现表示支持,我被感动到眼泪也流了出来。
之后,奕庭,韦颖,yong xiang ,khay yam,cheng hao,chun xian他们率领了一大群cadet,scout出来操步。包括了潘非,允轩,yen zhong,Walliam,William,yi xiang 等等等。场面好状光,都是安东尼帮。

非常可惜,对方更加可恶,是要踢我出局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故事会转移到篮球现场。维敬维谦,marvin,勇年,允怀,正勇,原川,梓虔都为我打出了一场好球。结果我们赢了,但是原来大家都赢在睡梦中。(梦里的梦,太神奇了。)


醒来时,我们已经在海里,一直喊着救命。一个一个的他们被捞起来了,但是还有一些却离开了我们。好伤感。。。。

一切于事无补,展鸿的出现,解决了一切金钱能够解决的好多问题。他身旁的英杰英和两兄弟为其保镖,他愿意付出我的一切花费与那个律师对抗到底。忠培刚好读完他的课程,他成了我的辩护律师。法律顾问则由alvin poh,kai chun担任。

小事一桩,大家却为我挺身而出。


当然,我好多的亲戚也为我而忙碌,忙着如何为我讨出公道。因为他们担心的这一天终于发生了。他们时常劝我,关一只眼吧,学生不想学就不用管那么多了,钱还是照收啊!但是我从来没去理会,因为这不是我当教育者的目的。

忽然,我好像被关进笼里了,woei jai,ah zhu,hui min,shi qing,jia ying 也带来了一大班女生安慰我,买东西给我吃喝。大家也为我送上了许多礼物,包括祝福的星星。
终于等到了开审这一天,两只马(文浩,伟杰)为我开路,我驾着新的宝马直接冲入法庭。可笑的是,法庭就像礼堂那么大,我所有的学生好像都在这为我打气,很多家长也来了。大家都为了我的案件而着急。

法庭里播出了我在班上的情景,原来宗维一早就在班上装了针孔器,拍到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。成了最有力的证据,证明了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学生,给于适当的压力是好的。
不知案件审了多久,我的辩护律师最后的一句,“为什么老师打你的孩子,为什么老师不打其他人的孩子?”


正当要进入高潮时,电话响了,
朦胧中,我仿佛听到了
“关于本案,陪审团们一致同认被告无罪释放。”
可惜,这一个被告已经不见踪影了,他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他决定了隐名埋姓,不过他非常感激那些一路以来都支持他的粉丝。


我的梦也醒了。我竟然可以在两个小时里发了如此长的疯梦。我竟然可以在一个梦中,看到了那么多的亲朋好友。




难道,不幸的事情就要发生?这就是徊光返照?

3 条评论:

TY 说...

如果真的有事情发生,安东尼帮的人数应该会比你所说的更多。

Ronald 说...

haha....真有你的!!!劲!

Nicholas Chan 说...

好更!没事,没事,很快就要到美国去玩了,别想太多。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