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九月 23, 2012

如果 命运能选择


再一次"消化"ah yan 葉梓恩的话。。。。。。

一个城市越是发达,日与夜的界限越是模糊,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人,无论在这个“通宵营业”的世界里生活了多久也好,我们都会很自然地追逐清晨的阳光,作为新一天的开始。你可以说,这是我们动物的本能,但我宁愿相信,这种是我们每一个人无需人教,而自自然然懂得的一种生存哲学。

在路上,未必每个人都懂的向前走,但无论怎么样,只要阳光再一次在地平线上出现,就代表新的一天又来了,我们有权对自己说,不要介意自己以前走的怎么样,一切尝试重新再来,即使结果不可能尽如人意,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为自己,拥有重新起步的这一股勇气而骄傲。

当所有人都说,我们的城市被边缘化之后,我们会觉得沮丧、失望、悲哀,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去想所谓的边缘化,是因为我们依附在一个主流的价值观里面,为什么我们不能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,为什么我们不能有自己一套关于生存意义的解释方法。

今晚,我和台下大部分人谈过,他们有因为不知道取消的消息而来,有凑热闹的而来,但是有更多更多的是,是因为他们不甘心而来,他们不甘心为什么一个独立的音乐活动,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商业理由而无疾而终,他们更加不用甘心的是,在一个七百万人的城市,为什么文化触觉会如此单寡,而他们最不甘心的是,为何要去承认,自己要做一个随波逐流的人。

今晚在这里,我呼吁警方、外面的市民、所有传媒,不需要恐惧我们的聚集,因为在这里,没一个追求和支持独立音乐的人,他们都代表着每一种独立和自主的做人方式。

这些并不是不和谐的表现,和谐不是一百个人说同一番话,和谐是一百个人有一百句不同的一番话之余,唯有互相尊重。今晚我很荣幸,可以和这几百位朋友,身处在这个不会再有演出的舞台前。



没有评论: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