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六月 09, 2017

为何我说不是很非洲的南非







我想说的是,
我们做得再怎么好,都会遭到有些人的否定。
“志工”的活动,我报告多了,人们就会说,“需要吗?那么高调行善,到底在搏取什么?”
“旅行”的节目,我炫耀多了,人们就会说,“你们到底是去行善当志工,还是去玩乐呢?”

哈哈,其实我都习惯了。
没什么大不了,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。



有首歌唱道,

谢谢你 那些匿名给的牵挂
谢谢你 不管好的坏的都罢
谢谢你 那些鼓励我 那些看轻我的人啊
我都谢谢你 让我能重新出发

哪怕前方有再多的嘲笑声
哪怕回忆有多疼
我都不会放弃 最初的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很明显的,这一次的志工是最失败的一次。不过至少我们尝试了,也尽力了。
正如我的标题,《不是很非洲的南非》,相比以往的尼泊尔柬埔寨,那里的大人更会珍惜也更懂得到底是谁在帮谁,那里的小孩会显得更加的纯粹,更需要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关爱。




而南非这里,
一切都因为好多的慈善机构的善待,他们有了更大的后台,去维持他们的生活。
经我们五个人细心讨论后,都决定不让这些知识分子,从中赚取更多的生活费。
他们把人们的“善心”,演变成自己的一份工作,去赚钱谋生。
(也许我们五个人的观点有一点点错,但我们就是不能乱来,那是我们大家的捐款。)
(也许我们多心了,他们并不是我们想象如此,不过南非孩童真的比柬埔寨幸运多一点。)

比如,我们想进去平民窟,他们会要求一些费用,还一直说不可以免费带领我们去探索。
再来就是,他们可以扮演导游领队,介绍我们当地状况,向我们讲解,但就是必须付费。

以我的个性,我当然不能接受他们这种“理所当然”的态度,更不用说去支持这种风气。
这只会造成他们往后更多的问题。





灾区确实很严重




一起欢笑的那一刻,值了





不过我们也没有草草了事,我们非常认真地尽我们所能,到了一些灾区,把快乐带给大家,把你们的温暖送给真正需要的他们。那时,我们五个人的决定都是一致的。所以我们并没有去强行所谓的善事。


打从一开始的联络,我就觉得很不对样。去到那里之后,才临时更改了很多事情。比如原定的教书计划也没了,因为要讲课也需要中间人介绍,那就是要付费咯。所以只好把原来70%志工+30%旅行,倒了一个大转。不过大家请放心,我们五个都是自费的。每人各自花了最少8千马币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之前我答应过,我会好好善用大家的捐款。我已经把剩余的捐款带回马国。
不管是国外还是马国,都依然存在太多需要帮忙的人。我会再向大家报告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唯一让我比较惭愧的是,
我每次的志工

都会以“教育”为主,上课+态度
都会以“需要”为乐,食物+衣服

这一次,带给他们太少的惊喜。
这一次,带给我们自己太多的兴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没有评论: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