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十一月 13, 2018

其实,前几个月,发生了太多事情。
有我自己也有他人的悲惨事件。
2018年,是我有生以来最讨厌的一个年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刚刚再度想起。
有些人真的不能做朋友。
而有些人却真的再也没机会称兄道弟了。

因为你的不辞而别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蛮伤感的,那天晚上,你老哥哽咽地对我说了你的遭遇。
我最不喜欢这种场面。
一个星期里就到了两个我不是很愿意去的地方,不禁让我回想起2010年的场景。


我知道你老妈也不好受,只是一直硬撑着。
出殡那天,我都没去。
因为我真的接受不到。


前几天,我才把我们俩在面子书的合照换了。
里头你穿了件印有“坏人”二字的衣服。
我的状态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,
对不起。我帮不到你。
我才是坏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没用了。我知道这个故事没了延续。

拍摄于尼泊尔besisahar

在哥在《跳跃生命线》说过,
“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老天的想法,他也不算大奸大恶,为什么要这样作弄他。你说这是命运还是天意呢,那到底写剧本的那个,为什么要这样坏心肠?”



所以别再跟我说那是个考验。
我不稀罕,毕竟这个考验的代价太大了。
一条生命。

留下的人,需要承受一切的痛苦。。。。
太残忍了。


截稿前,我翻查了我的部落格,
原来8月22日那天,我已经记录下对你的思念。

看来,我的失忆症越来越严重了。




没有评论:

Welcome to My Movie World

free counters

原来就是你